当前位置:主页 > 挂牌出肖 >
影视创制人才培养:从热爱出发从基层做起
更新时间:2019-07-11

  如何培养全球影视创制人才?对于这一问题,在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举行的电影教育创新论坛上似乎可以找到答案。不同于通常教育论坛请来一些教育学者畅谈教育话题,此次论坛受邀参与讨论的都是行业从业者,直接从他们的需求出发谈对人才的需求,从而反推到作为教育者,该如何培养人才,这也是本场论坛的合作主办方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所倡导的“入学即入行”的教育理念。

  “如果自己不从观众的角度做一个作品创作,那么,是没有办法提供一个观众所满意的作品的。”制片人迈克尔·山姆伯特说道。在他看来,要想在电影行业中发挥自身的价值,有三点基本素养很关键:其一要有找到好故事的热情,其二要有对好故事的坚持,其三要有很强的执行力。他同时强调,对于从事电影工作的人,不论在工业化体系中担任怎样的角色,都要有观众视角的思维。

  作为中国科幻电影崛起的代表作,《流浪地球》在制作过程中面临了不少挑战。《流浪地球》制片人龚格尔透露,在拍摄期间,剧组每天的工作时间达到18个小时,而导演郭帆在拍摄的145天中大多每天只有一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如果你不热爱,恐怕很难坚持下去。”

  奥斯卡最佳声音设计得主雷斯尔·普克莱同样谈到了热爱的重要性。他表示,印度电影的竞争非常激烈,每年200部电影中可能只有15部可以在电影票房方面取得成功,但仍然有源源不断的电影创作诞生,电影的数量也在持续上升。雷斯尔·普克莱指出,这背后的动力还是对电影的热爱。“想让你的故事成为经典,就必须要有一种非常疯狂的精神。”

  中国动画产业虽然仍有待提升,但追光动画联合创始人袁野表示,动画本身的制作特性,已自然地推动中国的动画制作遵循工业化体系。他表示,就目前整体来看,投身行业的人基本还是靠热爱驱动。一方面,动画制作流程非常繁复和细节;另一方面,中国在动画教育方面专业设定的缺位,使得人才的培养需要持续靠一线的实践积累。因此,除了动画相关的专业技能,个人的学习能力和创作能力也很重要,“这就对综合能力提出了要求。”袁野总结道。

  “目前,中国的影视类院校达300多所,重点大学达到30所,每一年影视类的专业报考人数不断在攀升,但很多名牌院校的毕业生进入到社会以后,却很难进入行业。”上海温哥华电影院学院执行长蒋为民说道。

  针对电影人才普遍的产学脱节问题,制片人、奥斯卡最佳音效设计得主理查德·安德森表示,电影学院的教育的确可以帮助个人触及电影的方方面面,但想要深入到行业中,适应工业化体系的运转,就应该从基层做起平码四中四,“好莱坞体系开始运转的时候,是没有专业电影学院的。”

  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艺术总监陈大明认为,对于学习电影的人来说,真正的努力不仅在学校里更是在学校以外。在学校学到的只是基本知识,要在行业立足,还是要通过各种尝试,寻找到自己的定位。

  制片人李少伟同样鼓励学生要走出电影学院。他直言,学生在学习的同时就可以工作。他认为,只有这样,才可以真正了解行业到底在发生什么,将来才能在机会到来时,有能力去选择。

  在强调要尽早主动参与行业实践的同时,与会嘉宾也对电影人才的教育现状发表了看法。阿里巴巴文娱集团大优酷事业群副总裁干超表示,当下的电影人才培养存在专业分工不明确,专业不够聚焦的问题。

  对此,理查德·安德森提出,一些大的制片厂可以与电影学院加强合作,创立有章可循的培训体系,这样也会使得学校的教育更加具有针对性,专业人才的培养更加聚焦,所匹配的工种更加多元化。

  除了专业进一步细分化,与会者还提及要进行审美意识的培养。他们认为,真正进入到制作环节后,基本的制作技术和技巧都是可以学习的,但审美才是决定一个从业者能够往前走,能够变成一个优秀人才必不可少的条件。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